伯延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 共和国不会忘记丨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从没见过核潜艇

共和国不会忘记丨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从没见过核潜艇

时间:2019-11-09 20:53:05 人气:4721

 

黄旭华是中国第一代核潜艇的总设计师。由于国家的需要,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祖国的核潜艇事业,隐藏了自己的名字,潜心学习,从绿丝到白发。他说,我就像水下的核潜艇。我不想出名。我的一生属于核潜艇和我的祖国!今天,让我们更接近共和国的奖牌获得者:黄旭华。

今年已经95岁的黄旭华院士每天早上都来中国船舶工业719研究所办公室,他的工作总是在早上。至于新获得的共和国勋章,他自豪地说,这一荣誉属于每个人。

共和国奖章获得者黄旭华:(核潜艇开发)这项工作涉及我国26个省、市、自治区,2000多家工厂、研究所和高校。它是强大的国家协调和集体智慧的结晶。在千千的一千万核潜艇战士中,我只是作为一名代表来接受这一荣誉的。

20世纪50年代,面对西方列强日益增长的核威慑压力,新中国决定发展自己的核潜艇。1958年,中国最高机密核潜艇项目正式启动,黄旭华成为研究小组最早的29人之一。当时,这个团队中甚至没有人看到核潜艇是什么样子。

面对西方严密的技术封锁,黄旭华和他的同事们大海捞针,从大量的报纸和杂志中搜寻与核潜艇有关的所有信息。他们打破了研究、实验、设计、基础设施和生产的常规程序。没有计算机,他们使用算盘和计算尺来计算成千上万的核心数据。

共和国奖章获得者黄旭华:我们的核潜艇包括几千米长的管道、电缆和1000多吨钢。很难保证它的重量和重心处于最佳位置。然而,我们没有任何计算方法。我们用算盘来计算。如果我们稍微改变一下,整个情况将不得不重新计算。日日夜夜,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我们的同志们没有抱怨,而是咬紧牙关想把它弄出来。

为了确保实际重心与计算一致,他们只需在泊位入口处放置一个标尺。

共和国奖牌获得者黄旭华:任何进入卧铺的人都必须称重并登记,所有重量必须与我计算的相同。

经过大量的本土方法思考和努力,在黄旭华及其同事的努力下,从1970年到1981年,中国先后实现了第一艘核潜艇的发射、第一艘核潜艇向海军的交付以及第一艘导弹核潜艇的顺利发射,成为继美国、苏联、英国和法国之后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1988年,中国核潜艇的发展迎来了关键的一天,第一次极限深潜试验。1963年,美国核潜艇长尾鲨(Long Tail Shark)在同一次试验中因事故沉没,机上129人失去生命。面对紧张的气氛和巨大的压力,黄旭华决定亲自下潜。那一年,他64岁。

共和国奖牌获得者黄旭华:一个扑克大小的钢板,它要承受1.5吨海水的压力,这么大的一艘船,你认为它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任何不符合要求的结构、材料和设备点(极端深度海水压力)都可能导致船只的毁坏和死亡。我说我会下去,如果在测试过程中出现任何异常现象,我会立即协助船上的研究并采取措施。作为总工程师,我将对100多人的生命安全负责到底。

直到今天,黄旭华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天他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共和国奖章获得者黄旭华:因为在海水的压力下,船不断变形,当它变形时,它会发出声音。“卡卡”和“啪”听起来很可怕。单个焊条被撕裂。撕裂的声音就像尖叫。那更糟糕。(后来)高达100米,被称为安全深度。突然,整艘船开始沸腾,握手,拥抱,有些人开始哭泣。

最后,深潜测试成功了。黄旭华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参与深潜试验的核潜艇总设计师。他即兴说道:“花甲白痴赤潭龙宫,乘风破浪,乐在其中。”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黄旭华:这些话也反映了我在核潜艇上的生活。两个词,一个是“气”,另一个是“乐”。痴迷于核潜艇,献身于核潜艇事业,我毫不后悔。我对任何错误都很乐观,并喜欢整个过程。

深潜测试成功几天后,黄旭华的小女儿黄峻收到了父亲的一封信,她当时正在准备高中入学考试。

黄旭华最小的女儿黄峻:我父亲给了我很多鼓励。在信中,我父亲第一次和我谈到了他的工作。他说这次来南海工作对我来说非常有意义。我们进行了一项技术难度和危险性都很大的实验。我父亲是一个非常严格的遵守组织纪律的人。这次我出海了,其实我并不知道。当我读这封信的时候,我不知道它有如此重要的意义。我甚至没想到我的家人经历过生与死。直到这些年来报道出来后,我才知道我父亲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

加入核潜艇研究有严格的保密规则。黄峻直到在小学填写表格才第一次知道他父亲的名字。直到后来的媒体报道,我才知道我经常不在家的父亲在做什么。核潜艇研制30年来,黄旭华从未回过家乡。父亲去世时,他只知道他的三儿子黄旭华在北京工作,有一个邮箱地址。黄旭华的母亲从一篇关于中国核潜艇的公开报道中得知,她的孩子已经成为中国核潜艇的总设计师。

黄旭华,共和国勋章获得者:我欠我的父母,我的爱人,我的女儿,还有一笔我一生都无法偿还的债务。我心里感到内疚。然而,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对国家的需要没有其他考虑。当我母亲知道我从事核潜艇工作时,她说了一句话。每个人都应该理解和理解第三个地方。我母亲的话,理解和理解,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真的哭了。人家问我,忠孝不能兼得,你怎么理解?我认为对国家的忠诚是对父母最大的孝心。

1988年,经过30年的分离,黄旭华终于回到家乡,见到了93岁的母亲。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黄旭华:当我母亲去世时,她的遗物里有一条围巾。每年冬天我都会围绕着它。为什么?我觉得我戴着这条围巾。我妈妈一直和我在一起。我真的很想我妈妈。

在核潜艇默默无闻30年并奉献一生之后,黄旭华用四个字来总结:没有抱怨或遗憾。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黄旭华表示,虽然他去年已经办理了退役手续,但他将继续密切关注核潜艇的发展进程,继续为祖国工作。

共和国奖章获得者黄旭华:祖国是母亲。让她变得更好是我们的责任。在过去的70年里,我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自豪,从站起来变得富有到变得强大,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对我们国家来说,发展并不容易。我们有多少同志为党的工作、为国家和民族的复兴、为新中国的建立而牺牲了自己。(现在)世界上的技术竞争非常激烈,技术竞争中最严格的表现是国防技术,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已经95岁了。人们说你不想去上班。我说我仍然有责任。我现在的责任是成为新一代的啦啦队员,让他们振作起来。我们希望年轻人必须坚定信心,迎头赶上。(中央电视台记者潘徐红·陈为)

杏彩 极速赛车下注 福彩快三 北京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