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延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事 > 新加坡前首富:生前不喜露面怕被打劫,身后留下700多栋楼给子

新加坡前首富:生前不喜露面怕被打劫,身后留下700多栋楼给子

时间:2019-11-27 09:38:55 人气:4742

 

黄志祥通过新的互动方式在大陆建立影响力,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温/华尚涛方莉乐迪

金钱是衡量财富的尺度,影响力是衡量贵族家庭的尺度。

跟当地的人说话,有人能听见;与中央政府沟通,有人能听见。

这就是影响力。

【1】

自6月份在香港开始,许多应该直言不讳的有影响力的人物,特别是那些通常主宰舆论领域的超级富豪,通常都选择沉默。

追求利润,避免伤害,谈论生意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也有人站起来,站得很清楚。

站在舞台前最活跃的香港大亨之一是黄志祥,他一年到头都保持低调,很少公开露面。

祖籍福建莆田的黄志祥是香港嘉汉地产董事长、前新加坡首富黄方婷的长子。

自7月以来,黄志祥和他的两个儿子反复练习警察支援和其他事务。他亲自参加了一系列团结活动,只有其他家庭的孙子孙女参加。

嘉汉地产还展示了由大公文慧集团制作的许多“支持修正案以显示正义”的宣传视频。

▲中国集团董事长黄志祥(右)及其儿子黄永耀(中)

黄永龙(左)在雨中参加7月20日(2019)的警察支援会议

资料来源:《大公报》

今年3月初,黄志祥通过以其父亲黄方婷命名的“黄方婷慈善基金”向故宫博物院捐赠了1亿元。由于“颜夕宫的故事”大火,部分资金将用于修复故宫最著名的“烂尾楼”。

随着魏璎珞的关注,黄志祥也被更多的内地人所熟知。

然而,新加坡、方婷和黄志祥是著名的家庭。

在香港,每个人都知道李嘉诚;在新加坡,每个人都知道黄方婷。

据统计,新加坡每六所私人住宅中就有一所是由黄方婷创立的远东机构建造的。

黄方婷2010年去世后,他的大儿子黄志祥住在香港,控制着香港和中国内地的业务,而他的二儿子黄志达控制着新加坡的业务,但仍是其中之一。

黄兄弟十年来一直是新加坡最富有的人。不久前,海底捞董事长张永才取代兄弟俩成为新首富。

与黄志祥相比,黄方婷更加神秘和低调。

“如果我的照片被刊登在报纸上,人们就会知道我是谁,如果他们知道我有钱,他们可能会绑架我。如果我被绑架然后被杀,我所有的公司都会倒闭。我的家人会怎么做?我有我的担心。”黄方婷曾经这样解释过他的低调。

黄甲三代人参与社会事务是一个渐进、高调、低调的积极过程。

黄志祥曾经说过:“当一个人超越了别人,赚了足够的钱,他就不应该放弃。如果他放松,更多的人会从后面追上他。这个国家也是如此。”

黄甲的进取精神不仅源于这种性格,还与商业生态的变化有关。

【2】

大多数关于新加坡的旅行策略将会参考果园路。新加坡这里就像北京的王府井、香港的铜锣湾和纽约的第五大道。

黄方婷对吴洁路的繁荣不可或缺。

这条路有新加坡最高的垂直购物中心果园中心。它是由黄方婷与远东广场、幸运广场和几个住宅项目共同创作的。

当乌克兰节日不太受欢迎时,黄方婷开始介入,囤积大量土地,并陆续将其开发成商业综合体和住宅建筑。

黄方婷也被称为“乌克兰国王”。

无论在香港还是新加坡,黄的主要业务都没有改变——房地产开发。

直到去世,黄方婷离开了在新加坡、香港、中国大陆的700多处房产。

所有基本业务的起源都始于酱油业务。

东南亚莆田人在清末民初非常普遍,被当地人称为“移民”。

小的时候,黄方婷也和家人乘船从鼓浪屿南下到东南亚的新加坡。

黄方婷的父亲在当地开了一家酱油厂谋生。将来,酱油行业成为黄方婷定居的基础。

当黄方婷的最初创业失败时,也是酱油行业为他积累了未来的房地产资本。

从酱油到房地产,都依赖黄方婷的勇气。他有选择土地的方法:

"只要有大量人口,土地就一定很有价值,而且在地图上看不见。"

每当形势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黄方婷总能抓住新的财富机会。

1962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关系一度不确定,因此房地产市场萧条。很少有人对新加坡的房地产业持乐观态度。然而,黄方婷此时大胆筹集资金,全力以赴进入房地产市场,成立远东机构。

他第一次采取主动,为新加坡私人房地产机构的发展创造了新的记录。

“不要只在房地产市场繁荣时才进入市场,而要在市场疲软时退出。”凭借反周期和全天候运营,黄方婷逐渐成为新加坡政府之外的最大“地主”。

【3】

在20世纪70年代,在世界地图上也很难找到的香港成为了黄的新目标。

他和儿子黄志祥、黄方婷一起踏上香江,准备重温他在新加坡的成功经历。

在香港,黄的父亲和儿子活跃在各种当地电影制片厂,挑选昂贵的电影,并多次以高价赢得土地。因此,这对父子也被称为香港房地产业的“超级大朋友”。

黄家的举动既迅速又准确,甚至其他房地产开发商也感到震惊。他们成了威胁性的房地产“过河龙”

当时,黄方婷、邵逸夫、郭鹤年和林绍良称香港为“东南亚四天王”。

黄方婷在香港的第一场战斗是与他的密友郭鹤年共同购买尖沙咀的土地。

起初,香港当地的房地产开发商对该项目不太乐观,因为投标价格很高。然而,眼光独到的黄方婷相信,香港经济在未来一定会高速发展。高质量的高端住宅建筑将不会短缺。

果然,黄方婷的房子一上市就很受欢迎。

尖沙咀之战给黄氏家族在香港的嘉汉集团带来了名声和财富。因此,新河部有“建东之王”的称号。尖沙咀随后加入红磡成为商业购物区,成为九龙的核心商业区,其价值持续上升。

这是黄家在香港的繁荣之地。接手后,黄志祥也选择在尖沙咀工作,而不是像其他有钱人一样搬到中环。

与此同时,黄家和他们的儿子已经下定决心要比中国做得更多,即使在最险恶的中英谈判中,他们也没有放弃。

八十年代初,受国际形势和中英谈判进程的影响,一些富人越来越担心香港的未来,投资趋于保守,房地产市场几近崩溃。

另一方面,黄方婷仍在积极规划土地收购。他的信是一场“触摸顶端”的赌博,他在两年内获得了10多块土地。

1984年9月29日,靴子落地,《中英联合声明》在北京签署。香港的未来突然变得明朗起来。市场立即给出了反馈,香港恒生指数反弹,房地产行业出现大幅反弹。

这场差点导致嘉汉破产的赌博开始产生丰厚的回报。

内地改革开放后,黄方婷立即敏锐地意识到内地市场的价值,黄家成为第一个进军内地房地产市场的东南亚华商。

1987年,深圳市人民政府通过协议、招标和公开拍卖的方式授予国有土地使用权,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次。黄方婷的信和购房是这一系列拍卖活动的主要参与者。

也是从今年开始,黄方婷开始规划内地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此后,新和部门先后涉足福州、厦门、成都等市场,并通过“触摸顶端”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1988年,黄方婷注意到厦门的土地拍卖。经过计算,他和儿子黄志祥满怀信心来到厦门,以压倒性的价格优势赢得了五块地皮中的四块。

当时,仍有许多人瞧不起黄方婷的戏剧风格,认为这只是这群财大气粗的中国商人的虚张声势。然而,现实又一次教育了看跌者:厦门的地价逐年飙升,黄家又一次勇敢地赢了。

目前,黄志祥执掌嘉汉地产,在香港、中国内地、新加坡和悉尼的总建筑面积约为305万平方米。

2017年,李嘉诚撤出香港后,黄志祥也斥资逾400亿港元连续扫荡了7块地块,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4】

今天,香港第五大发展商黄志祥与内地各界保持着热烈的互动。

2018年,黄志祥被任命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每当内地发生权力变动,香港工商界代表团都会定期访问内地高级官员。

2014年,黄志祥被纳入北京代表团。在接受高层采访时,黄志祥和长寿董事长李嘉诚、恒迪董事长李兆基、克里董事长郭鹤年、九仓董事长吴光正排在第一位。

在香港,父子黄志祥和黄永光也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支持者。黄志祥曾多次公开支持林正。

在今年的两次大陆会议上,黄志祥也公开支持林正竞选连任:“当然,当然支持。这一定是(是的)支持!”然后他竖起大拇指说,“他是最好的(她是最好的)!”

黄佳的第三代黄永光现在是嘉汉的董事,他在竞选首席执行官时曾担任过林郑月娥竞选办公室的副主任。上次竞选首席执行官时,黄永光还是唐英年团队的一员。

同时,黄永光也以大湾区普通家庭青少年公益基金主席的身份与内地互动。他的朋友圈里有许多大陆大亨马立克·花藤。

林正2017年竞选首席执行官时,不仅是黄志祥和他的儿子,他竞选团队的高级顾问还包括南洋华商郭鹤年(马来人)和陈友青(泰国人)。

这些东南亚华商在香港被称为“渡河龙”。他们在湘江形成了独特的“龙渡”商业文化。

日本汉学家滨下武志认为,香港的价值在于拥有从东南亚横跨东亚的八个腹地。像新加坡一样,香港也扮演着海洋城市的角色,充当着八大腹地之间的沟通者,而不局限于“向北看”的价值。

20世纪70年代,当黄方婷、黄志祥和他们的儿子游荡到香港时,也是大量东南亚华商进军香港的时候。当时东南亚原住民的民族主义正在兴起,一些东南亚华人商业家族开始向香港基地转移,并着手建立跨国企业。

后来,香港也被视为“过江龙”进入中国大陆的桥头堡。

【5】

当“渡河龙”首次进入香港时,它正赶上新一轮的商业变革。

改革开放后,大部分工业制造生产线转移到土地和劳动力都比较便宜的珠江三角洲地区。许多企业只在香港设有办事处。

一系列以工业组织为基础的商会、行会和各种联合会开始衰落。过去,这些组织是政府和工商部门之间的中介。但是现在,这些人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继续过着生活。

从制造业转型开始,港商也开始涉足多元化。大型商业集团已经开始形成。商业规模和资本集中度已经上升到新的高度,比如李嘉诚,他最初是一个塑料人,后来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

正是在这一时期,李嘉诚打败了曾经垄断香港商业的四家外国公司中的三家(怡和、惠德丰和和记黄埔)。只有太古能够生存。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最著名的一次是和记黄埔,李嘉诚与包玉刚的小鱼联手吃大鱼,吞并了60多亿市值和6亿多资产。

结果,李嘉诚的产业开始涉足香港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同期,“渡江龙”在香港的房地产、金融、服务及贸易行业亦表现出色。例如,郭鹤年、林绍良和前面提到的其他国家也开始使其销售多样化。

在多元化的帮助下,香港商人已开始涉足香港国民经济和民生的重要领域。这些安排也有助于增加和扩大它们的影响。

没有中介组织(行会、联盟等)的桥梁缓冲。),工业变得更加集中。香港商人必须开始正视社会事务,与政界互动。

新鸿基创始人郭得胜的前私人助理潘慧贤写的《房地产霸权》一书中,披露了一个关于香港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发挥影响力的故事:

为了拯救这个城市,当时的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计划在1999年4月支持这个城市时取消以前停止卖地的政策。

但是开发商希望暂停卖地两年。根据这本书,据说当他们向北京投诉时,董必武不得不向中央政府求助。朱镕基总理亲自出面干预,南下汕头,与包括李嘉诚和郭炳湘在内的十多家地产商会面交流,要求他们考虑香港的整体利益,支持董建华恢复卖地。双方之间的僵局已经解决。

▲黄志祥,重庆市长黄樊棋

香港的事务不仅限于香港。香港的大集团和商人与内地政府、国有企业和其他组织的互动也越来越频繁,包括一些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公益合作。

这种互动从一开始就至关重要。在这种互动中可以发挥什么作用是评估影响力的关键尺度。例如,霍英东去世时挂着国旗,他在富豪榜上排名不高,但没有人否认他是香港最有影响力的商人。

一些港商利用内地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不仅遭受英治香港政府对霍英东的迫害,还得益于有形的政策红利,如长期免于囤积土地。

虽然没有时间通过同甘共苦来建立革命友谊,但香港和东南亚的中国商人仍然可以依靠新的互动方式在大陆建立影响力。

在这方面,黄志祥给出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参考:

1.亚洲卫视《一百个香港人》安徽人民出版社,2013-06

2.滨下武志《香港视野:亚洲网络中心》,商务印书馆(香港),1997-07

3.潘慧贤《房地产霸权》,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2011-01

4.莆田作家黄方婷创造了中国首富

——结束——

这些照片都来自互联网。

欢迎关注[华商的军事战略],了解最有影响力的人并阅读军事战略的传说。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新疆11选5投注 极速飞艇app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高频彩app下载 秒速赛车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