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延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 > 特朗普和“鹰派”军师闹掰了,曾是特朗普“想要的人”

特朗普和“鹰派”军师闹掰了,曾是特朗普“想要的人”

时间:2019-11-03 20:12:18 人气:2821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他的“鹰派”战略家博尔顿分手了。

10日,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布,博尔顿应他的要求辞去了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职务。

"昨晚我通知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特朗普还表示,他和政府中的许多人一样,对博尔顿的许多提议“非常不满意”。言语再直白不过了。

被称为“战鹰”

一般来说,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国务卿和国防部长称美国国家安全为“三驾马车”,并在执政团队中发挥重要作用。

博尔顿是特朗普上任以来的第三位国家安全助理。他曾在里根、老布什和小布什政府任职,并以强硬的外交政策立场而闻名。

在加入特朗普的统治团队之前,他被美国媒体称为“战鹰”。例如,他曾写了一篇文章,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软弱无力”,主张对伊朗使用武力并轰炸其核设施。

进入特朗普政府后,他在伊朗核问题、阿富汗核问题和朝鲜核问题上采取了强硬立场。他的各种声明在媒体上很常见。

根据美国媒体援引一些政府消息来源的报道,特朗普在会见外国领导人时,有时会带博尔顿一起来。他在介绍他时经常开玩笑:“每个人都知道伟大的博尔顿。他会轰炸你的。他会炸毁你的整个国家。”

特朗普是“通缉犯”吗

特朗普和博尔顿也“看起来对眼”

博尔顿一再表示无条件支持特朗普的执政哲学。特朗普在决定任命博尔顿时还表示,“这就是我想要的人”。

一些美国媒体评论称,特朗普当时在博尔顿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直言不讳,厌恶联合国等多边国际组织,反对伊朗核协议,质疑美国情报界对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的指控。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默契”逐渐演变为“外表与精神相协调”。博尔顿身居高位,他可能过于卷入这场戏,在政策立场上总是坚持自己的观点。用白宫发言人10日的话说,他和特朗普在许多问题上“步调不一”。

据美国多家媒体报道,特朗普和博尔顿在许多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包括伊朗核问题、朝鲜核问题、委内瑞拉等。博尔顿一直想用他的“拳头”说话,但特朗普不想违背他的竞选承诺,也不想让美国卷入进一步的海外战争。

今年6月,伊朗击落一架美国无人驾驶飞机后,博尔顿敦促对伊朗进行空袭,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停止”了空袭。特朗普一再泄露他会见伊朗总统罗汉尼的愿望,但博尔顿强烈反对这一点,并主张不应放松对伊朗的制裁。

与此同时,博尔顿反对特朗普政府加强与俄罗斯的接触,缓和美俄关系,反对与朝鲜的接触和解除对朝鲜的制裁。这些想法也与特朗普的立场背道而驰。

《纽约时报》援引几个消息来源称,特朗普私下表示,由于他对博尔顿的克制,美国可能会陷入更多战争。

“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真令人吃惊。”

“我并不惊讶。”

美国国务卿庞贝在10日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毫不掩饰他对博尔顿辞职的回应。

自今年初夏以来,博尔顿快速发展的人们的消息不断传出。

一些美国媒体认为,压倒博尔顿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与美国和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和谈有关。随着和平谈判接近尾声,美国谈判代表向外界发出的信号是,双方已经达成协议,而协议“只差一点签字”但是华盛顿有很多反对意见,博尔顿就是其中之一。据报道,博尔顿仍坚持在最后一刻游说特朗普不要与塔利班签署任何和平协议,这引起了特朗普的不满。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两人就特朗普9日晚邀请塔利班代表前往戴维营的计划发生了争执,这完全令特朗普心烦意乱。

特朗普对博尔顿的突然“开火”着实让各方大吃一惊。在白宫10日向媒体公布的时间表中,还令人印象深刻地写道博尔顿将于当天下午与庞贝国务卿和财政部长穆努森一起出席记者招待会。

但对特朗普的“内部人士”来说,博尔顿的离开更像是“又一次登陆”。就连一些美国媒体也报道说,“博尔顿至今还活着,真是令人惊讶”。

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白宫官员表示,博尔顿的行为“不合规定”,经常与他的同事发生争执。据报道,由于外交政治上的分歧,他与庞贝国务卿和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发生了冲突。

庞贝在会上也承认他和博尔顿在许多问题上有不同的观点。

无论是在美国媒体还是在华盛顿的政界,庞贝“跟随特朗普的脚步”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只有一个声音是必不可少的

特朗普10日表示,下周他将宣布新的总统国家安全助理候选人。该职位目前暂时由总统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副助理查尔斯·库佩尔曼代理。

外界也在猜测,“鹰派”博尔顿的早期谢幕以及特朗普政府外交团队中“战争贩子”的暂时减少是否意味着美国选择使用武力解决问题的风险将在未来降低。

或许,正如庞贝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说,其他国家不应该期望“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会发生实质性变化,因为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离开了”。

美国公共政策智库国家利益中心的高级主任哈里·卡齐亚·尼斯(Harry Kazija Nice)认为,特朗普的博尔顿继任者应该是一个不寻求推翻伊朗政权、愿意减少美国在中东驻军并支持与朝鲜对话的人。换句话说,这应该符合特朗普目前的目标。

美国总统和国会研究中心副主任丹·马哈菲(Dan Mahaffey)认为,毫无疑问,美国外交政策中只有一个声音真正至关重要——特朗普自己的声音。

原标题:踢打“鹰派”战略家,特朗普的戏剧数量会改变吗?

资料来源:新华社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cssn_cn,了解更多学术信息。

黑龙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