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延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 夜光杯 那年下乡

夜光杯 那年下乡

时间:2019-11-28 21:17:23 人气:1569

 

1965年9月初,当时的市委文化、教育和卫生部长成立了一个由市文化局和出版局人员组成的乌兰木奇式的“上海文化工作队”。该队主要由上海人民上海剧院(上海上海剧院的前身)组成,副队长为队长。总共有18个男人、女人和孩子可以玩耍、玩耍和唱歌。工作了一年后,我也在其中。

两三天后,我们来到奉贤县三关公社光明大队,呆在大队办公室旁边贫农和中下层农民腾出的厨房里。搭建了六七张高低木床,中间放着桌子,用来开会和写作。在20平方米的厨房里,门口只有一个烧柴的大炉子和一个大水井。几位妇女住在贫困和中农的家里。

当时,上海郊区的农村仍然非常落后,没有电灯和自来水。我们一起在大队的砖窑厂吃饭。每天,要么是蔬菜,要么是当地人所说的“榨干苏”(生茄子用盐压榨来吃)。籼米会一个接一个地滚下来。大队办公室前面有一条路通向公社和县城。然而,这条路在晴天被火山灰覆盖,在雨天被泥浆覆盖。条件艰苦,卫生条件更差。苍蝇和蚊子一起飞,没有和平。

一天晚饭后,队部安排了三个人单独去参加生产队会议。虽然那时的农村又硬又落后,但白天还是蓝天白云,晚上还是星星。我们三个人在田野的路上行走时不需要煤油灯。我们可以看到远处草屋里袅袅升起的烟,还可以听到勤劳的农民编织的声音。年轻的演员小x忍不住唱起了《芦苇疗养院,美丽的风景……”她没有唱完这首歌,我的腿很虚弱,我慢慢蹲了下来。他们把我送到了生产队,农民的哥哥告诉我躺在床上,在村子下面盖一床厚厚的旧布被子。过了一会儿,我浑身是汗。好吧。

经过几天的头发,人们突然瘦了很多。公社书记非常关心我们。他知道有人病了,立即打电话给上海市卫生队,该队正在公社巡回医疗。医生告诉我立即去县医院验血。读完报告后,他说:“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疟疾,每隔一天就会发作。”他给了我两包药,一包立即服用,另一包告诉我春天再吃一次,这样根就可以切掉而不会复发。根据他所说,我没有复发。

在38年后的非典疫情期间,我从电视和报纸上看到,当年给我治病的年轻医生是著名的传染病专家吴山明教授。

我们在乡下呆了8个月。在这八个月里,在这个城市里抚养我长大的人将在农村经历艰难和落后。几十年后,当我回到老地方时,我找不到任何过去的影子。当我访问欧洲时,我还遇到了许多来自奉贤农村的朋友。他们的生活已经被颠覆了!(朱伟)

快乐8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彩快三 365bet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