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湫府东网 >> 手游 > 被“996”工作制围困的年轻人:像是定好闹钟的机器

被“996”工作制围困的年轻人:像是定好闹钟的机器

时间:2019-09-11 来源:南湫府东网 浏览:2866次

我曾多次去东北调研养老保险问题,特别是2007、2008年左右,曾跟着国务院调研组一起去调研国有企业社保的问题,对整体情况进行了摸底。当时,东北三省正在开展个人账户做实的改革,中央财政每年拨付几百亿的资金,给东北三省做实个人账户。

最近,程序员界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人在知名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以此抵制互联网公司的996工作制。此举立即得到大批程序员响应。所谓的996是指从每天上午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而“996.ICU”意为“工作996,生病ICU”。

上述现象成因各有侧重,但结合996工作制、高房价、低生育率等社会现实,都不难让人联想到当前年轻人面临的压力。曾几何时,我们把韩国、日本看作典型的年轻人压力较大的国家。现实表明,中国社会也正在进入年轻人压力“爆棚”的时代。的确,“没有哪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但无论从现实,还是从其他国家的经验看,不可忽视年轻人承受压力过大所衍生出的社会负面影响。年轻人需要奋斗,但社会中忙得“像是被定好闹钟的机器”的年轻人越来越多,未必是幸事。

当然,为年轻人减压,绝不只意味着减少他们的工作时间,也不只是某个行业和企业的责任。如何从社会系统层面为年轻人减压,是时候在宏观层面予以正视了。而996工作制遭遇反弹,仅仅是一个预警。(记者任然)

2015.01—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办公室(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事实上,不管是择校还是人口增长带来的学位需求供给难题,不能都交给学校解决,归根到底这是教育资源均衡供给的命题

对于996工作制的关注,还可以进一步拓展至当下中国年轻人所承受的社会压力。就在最近,一则普通新闻在社交平台上被广泛转发:一位小伙骑车逆行被拦后突然“崩溃”,怒摔手机后嚎啕大哭,称自己“压力好大,每天加班到十一二点……”尽管这只是一个极端个案,但是,大量个案汇集成现象,再加上一些大数据统计结果,应该让社会对年轻人的压力有更多审视。

昨日上午客流高峰10时至11时,西郊线巴沟至香山方向满载率达56.7%。首车至昨日17时,上下行合计13794人次乘车,首末站合计发出127次,平均每车约109人。记者现场体验,客流量已经赶上工作日地铁线。据介绍,未来客流高峰期,会适时进行限流,避免站台人员淤积。

截至早上9时30分,温州市、鹿城区两级党委政府已组织调动军分区现役部队70人、民兵80人,公安400人,消防10个中队130人,武警50人,大型机械设备8台,17辆急救车60多人的医疗急救力量,在现场开展救援。

正如郭闻龙所言,党的十八大以来,检察机关充分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监督纠正了一批冤错案件。比如说,内蒙古王本余杀人案得以纠正,源于北京、内蒙古两地检察机关的不懈努力。安徽于英生杀妻案,检察机关收到申诉后,对案件事实和证据进行全面复查,发现了可能证明申诉人无罪的重要证据,并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宣告于英生无罪。2015年,内蒙古、安徽这两起杀人案的真凶,都被依法定罪判刑。

经查:嫌疑人汪某某(男,20岁,湖北省天门市人,昆明医科大学海源学院2013级学生),于2015年3月12日15时10分许,携带匕首冲进昆明医科大学海源学院教学楼一教室内,先后刺伤6名在校学生。案件造成1人死亡,5人受伤(伤者现在医院接受救治,其中3名伤情较重,2名伤情轻微)。经公安机关初步调查,嫌疑人汪某某患有抑郁症。

有说法称,找工作是双向的,不接受996工作制可以跳槽到其他行业。且不说这种说法回避了员工维权的正当性,也忽视了今天的996工作制已不只是互联网创业公司的独有现象,而在向更多行业蔓延。

中国社科院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2.27小时。相比而言,美国、德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大约为5小时,是中国人的两倍以上。有统计结果称,中国抑郁症的患病率为6.1%,而且发病率近年来呈逐年上升趋势……

深化改革开放、高质量发展、促进外商投资,个个关乎国家发展;农业、教育、医疗,件件情系百姓生活……面对新形势新挑战,代表们表示,不回避问题、不避重就轻,讲实话、讲心里话。

在法律意义上,996工作制的合法性显然是存疑的。它直接把加班转换为对员工的正常工作时间要求,甚至对这种机制进行话术包装,赋予其某些文化、道德色彩。比如,愿意接受的被视为工作积极、有闯劲,有梦想,而配合不积极的则可能被斥责为贪图安逸、得过且过。在此背景下,个体要对这种机制说“不”,几乎是不可能的。

第二十条市、县党委或者基层党委每年应当组织党员集中轮训,主要依托县级党校(行政学校)、基层党校等进行。根据事业发展和党的建设重点任务,结合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中心工作和党员实际,确定培训内容和方式。党员每年集中学习培训时间一般不少于32学时。

在互联网公司,996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最近裁员风声此起彼伏的背景下,996工作制成为一些企业逼退员工或是变相增加KPI的手段,再次引发大众关注。有媒体采访了9位经历过996的员工,“进公司的时候太阳还没升起来,走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是他们生活中的常态。

此次程序员们的集体反弹,到底会获得怎样的回应,现在还不好说。不管怎样,这一现象应该启示劳动监察部门,过去谈论劳动者权益保护,似乎多针对农民工这样的弱势群体,然而现实证明,在“高大上”的互联网公司上班的程序员也可能遭遇劳动权益保护的危机。特别是部分企业以996工作制作为变相赶人的手段,劳动监察部门应该有更积极的关注和介入。

走出这一步,对于殷建行来说并不容易。12年前,正在西安打工的殷建行在一场火灾中数次冲入火场,救了13名被围困的群众。他成了“烈火英雄”,却不得不忍受烧伤、毁容、长期服药的痛苦。他一度无法接受自我,常年在家呆坐。

今年年初,有互联网公司宣布将推行“995”工作制,也曾引发争议和讨论。这一在互联网行业公开的“潜规则”遭遇抵制,应该不是偶然。可能有两个直接原因:一是,相关行业从业者的不满已经积聚到了一个临界点;二是,在当前的经营压力下,不排除有公司“变本加厉”地提高了工作强度,从而导致员工意见反弹。

标签:a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9 南湫府东网 msmunited.com. All rights reserved.